聚星注册登录:暑假结束了,大雁已南飞

16岁的时候喜欢过一个男孩子,他在我的前排坐。很奇怪的是,这样的前后桌维持了一个学期,我们始终未曾说过一句话。我喜欢他,这个秘密连我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
 
暑假在盛夏的知了声中轰鸣而至,那个夏天的雨水格外多,整个暑假都湿漉漉地带着一股子因长久不见日光而发霉的气味。我去学校传达室查找同学寄来的一封信,却在准备回家时遭遇一场暴雨,无奈只好与传达室百无聊赖的阿姨东拉西扯地聊着这可恶的天气。
 
他突然就跳了进来,浑身湿漉漉,一边抹着脸上的雨水,一边问阿姨有没有他的快递。我的自在从容瞬间被扭捏不安取代,尽管他始终未曾把目光移到我身上,我依然被窘迫的藤蔓缠绕得似乎要窒息。我开始懊恼自己穿了一双十分老土俗气的红拖鞋,开始懊恼自己没把邋遢的头发梳成马尾。

 
外面的雨依旧倾盆而下,我在传达室不足二十平米的小空间里,心像低到尘埃里的花,一朵一朵地破土而出。
 
他没找到自己的快递,立在门口张望外头的雨势,看样子又要冲进雨里。我望着他的背影,那些扭捏不安又奇怪地变成了漫天而来的失落。就在这种失落像雾霭一样爬上眼睛的时候,他突然转身看着我,说出了我们之间的第一句话:和我一起走吧,这雨,你是等不停了。我就真的和他一起跑了出去!原来雨水一点都不凉,天空也没有那么阴沉。他帮我拎着鞋子,我光脚蹚过淹没路面的积水,雨逐渐小了,只剩下清凉。没有太多的对话,只简单说了彼此暑假的安排。他没有提出要送我回家,我一直想问的话,也终究没有说出口。
 
那个暑假对记忆里的我来说是天荒地老的漫长,我为我和他之间关系的转变而兴奋不已。盼望每一个明天快来到,早早见到他,早早说你好。想念的味道,像酸涩的柠檬草,没有哪一个假期过得像16岁那年的暑假一样,既幸福又忧伤。
 
就在我对漫长的暑假开始觉得烦躁不安的时候,竟然接到了他打来的电话。他在我的诧异声中,长久沉默,而我的话匣子就像尘封太久终于被人打开了一样,带着迫不及待的欢欣对他讲暑假里那些漫长到让人发愁的日子。
 
25岁的沈墨决定回到自己出生的小镇,开一家盲人影院。这个念头是在他处理完奶奶后事的第二天萌发的。所谓的盲人影院,和普通电影院并没有多少不同,只不过需要一个专门的电影解说员。因为观众都是盲人,没有对白的时候,沈墨充当解说员,解释背景和进程。
 
  盲人电影院当初沈墨还在镇上生活时,经常给双目失明的奶奶解说电影。后来沈墨一家要搬走,奶奶却怎么都不愿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小镇,直到去世。
 
  第一次放映非常成功,很多失明的老人前来观看,放映结束时沈墨松了一口气。他正准备收拾器材,突然发现中间一排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个人。
 
  那是个年轻的女孩,有着缎子一般披到肩上的长发。她静静地坐着,眼晴还直直地看着屏幕,里面却一片空茫。
 
  后来他得知,女孩叫孙姣,是盲人孙大爷的孙女,才24岁,花一样的年纪,孙姣的个性倒很开朗,对什么都好奇。可她的世界只剩下了一种颜色。
 
  沈墨解释剧情的时候,她的头总是微微侧着,大大的眼睛一眨也不眨。有一次聊得晚了,孙姣突然一拍脑袋:“叔爷爷该等我吃饭了。”说完忙起身准备回家,却不小心撞到前面的椅子,一个趔趄。
 
  沈墨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女孩的手纤细柔润,让人舍不得放开。沈墨心中一动,情不自禁地说:“让我做你的导盲犬吧……”
 
  这天沈墨回到家,惬意地歪在大大的木床上,放了首舒缓的曲子。
 
  老板却突然打来了电话:“沈墨,有个新项目,国家拨款支持的,是大案子。兄弟们准备大干一场,你回来吧。”沈墨怔住了。
 
  第二天放的片子是周迅和金城武的《如果爱》,沈墨解说的时候,有点走神。耳边只有周迅低沉的歌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他送孙姣回去,在孙皎家外面。沈墨定定地看着孙姣,孙姣的眼睛也落在他身上,可是她并不知道,对面的男人眼眶慢慢红了。沈墨轻轻地抱了抱孙姣:“我就送到这里了,不然孙大爷又要留我吃饭了。”
 
  孙姣笑了:“没事,就几步路,我走惯了。”
 
  三年后的一天,他回到了小镇。他的眼睛在项目中受了重伤,三天后做手术。但是医生说恢复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五十。
 
  沈墨走在街上,到处是过去的味道,突然熟悉的孙大爷的声音传来:“老刘,今天盲人影院放《铁甲钢拳》呢。”

上一篇:聚星注册登录: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下一篇:没有了

你还会喜欢:

聚星注册申请:女孩:“我怀孕了。
聚星注册申请:女孩:“我怀孕了

聚星官网_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最适度的风,你。
聚星官网_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最适度的风,你

聚星注册开户:老公要去上班了。
聚星注册开户:老公要去上班了

像我这样的人……。
像我这样的人……

聚星平台注册 珍惜吧!没有人会一直等你。
聚星平台注册 珍惜吧!没有人会一直等你

姑娘,你要嫁给肯陪你的人。
姑娘,你要嫁给肯陪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