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星注册:你走后,我过的一首诗,今天送给你

  16岁的那一年,第一次看到了《红楼梦》,是在学校的图书馆里。还记得那是一很厚的合订本,摆在书架上犹为显眼。那时候,已经厌倦了琼瑶,亦舒和三毛,突然间看见这本书,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现在还能想起当时的兴奋和激动。迫不及待地从书架上取下书,抱在胸前,找了个座位就沉醉在书中的情节里。也就是那天,我认识了他,也和红楼结下了不解的缘分。 ­­
 
  那个浪漫的邂逅也许那天太沉浸在书中,直到打预备铃,我才从书中走出来。要知道,从图书馆到我的教室,必须穿越大半个校园。赶忙把书放在书架上(那书是归类在不能外借的架子上),就急忙往外面跑去,耳边听见有个男性的声音在喊:“别跑,等一下,喂......喂......”当时没时间考证那个声音是在喊谁,我撒开腿就往教室狂奔去。 ­
 

 
  气喘吁吁地跑到教室门外,上课铃准时响起,捂着狂跳的胸口坐在座位上,和平常的每一天一样,开始了下午的紧张学习。下午课结束,和室友们一起谈笑着朝宿舍走去,习惯性的一摸口袋,我惊起了一身冷汗:天啊!钥匙没有了。其他的钥匙倒无所谓,有两把钥匙非常重要:一把班级门的钥匙,一把整个宿舍楼的钥匙。白天不要紧,因为其他掌管钥匙的人都在学校。晚上可就歇菜了,住在学校里掌管钥匙的就我一个人,要是真弄丢了,那事情可大了。­­
 
  把东西交给室友,自己沿着原路找回去,一直到了教室,都没发现钥匙的踪迹。当时的那个急,如今想起来,额头上都能浮起一层细细的汗珠。大脑里迅速的回忆着一天里的每一个片段,我想从其中找出些线索来。可是,像过电影一样的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甚至连上卫生间的细节都没遗漏,也还是没有想起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一时间,虚脱的感觉弥漫全身。“我必须在天黑前找到钥匙。”心里有个声音在对自己说。靠在教室外的走廊墙上,闭着眼睛再次在脑海里翻看着一天的细节。突然,想起自己从图书馆狂奔到教室的情景。是不是自己当时跑的太快,掉在路上了呢?一下子,精神又提了起来,转身下楼,仔细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搜寻着。没放过脚下的每一寸土地,甚至连路边的草都要被我数清楚了,可还是没有钥匙的影子。看着偌大的校园,我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眼泪瞬时涌上眼眶。­
 
  这时候,前面有个影子挡住了我的光线。抬起头,看见的是一张陌生的男孩子的脸,笑着问我:“你是在找钥匙对吧?”“钥匙”两个字就像兴奋剂一样刺激着我的大脑皮层。“腾”的一下,我就从草地上跳了起来,连声说:“是的,是的。”我的举动倒他吓了一跳,退了两步,他拍拍自己的胸口,问我:“你是不是做什么都这么迅速啊?跑也跑那么快,我在图书馆里喊你,你连头都不回一下,害得我下课就跑这里来等你了,知道你肯定要找过来,喏,给你。”看见他手上的钥匙,真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接过钥匙,我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
 
要过年了,妻子说买一盆花吧。我到花市上转悠了好半天,最终选了一盆含苞欲放的水仙,那叶子那花蕾都惹人怜爱。
 
水仙还是一个女子的名字呢。
 
二十八年前,我被调到野狐湾村小任教,学校隔壁的孙家,就有一个叫水仙的女子。那时候,我二十出头,刚参加工作两年。野狐湾是一个两百来口人的行政村,学校是一所只有四十来个学生的初级小学,一共有我们三个老师:四十来岁的王老师,三十出头的庞老师,再就是二十出头,傻里傻气的我了。
 
学校的操场在暑假的时候被农民做了麦场,开学了学校通知农户把麦草收拾干净,以便学生上早操,大多数农户很快就把麦草收拾了,只剩下一家的草垛还矗立在操场的一角,很是刺眼。老庞说叫学生把麦草抱着扔到河渠里去,校长老王性格柔懹,说人家的麦草还要喂牛呢,怎么忍心扔到河渠里去呢!还是去说说,叫他们尽快把麦草收拾了,不要再影响学生上操、活动。老庞不愿意去说,老王只好叫我陪着他去上门劝说了。
 
我们经过打问,得知操场里的麦草是学校隔壁孙家的。我们走进孙家的大门,北房门口有一个年轻的女子低着头洗衣裳,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脸,看不清楚模样,一双手却是芊芊的好看,被深秋的凉水刺激得红彤彤的。听到我们的脚步声,那女子忽地抬起了头,一张姣好的脸便一览无余地映入了我的眼帘。那是一张粉嫩的鹅蛋脸,一双黑亮的眼睛大而清纯,摄人心魄,棱棱的鼻梁下一张小巧的嘴巴恰到好处的镶嵌在那里。那脸蛋嫩得似乎轻轻一碰,都会滴出水来。“奶奶,有人来了!”就在我灵魂出窍的时刻,一声吆喝把我从恍惚中惊醒。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从西屋出来,询问我们的来由,老王推了推我,我立马领会,就义正词严地告诉他们,在今天天黑之前必须把操场里的麦草清除掉,否则,学校将采取强制措施,动员学生把麦草扔到河沟里去。那老女人哆哆嗦嗦地拿出一包“大雁塔”牌的香烟,递给我们每人一支,又哆嗦着擦火柴为我们点烟。“老师啊,不是我们不拉麦草,主要是水仙的爷爷腰疼病犯了,疼得连炕都下不了。我和水仙两个又拉不动架子车,只能等着他爷爷的腰疼得慢了再拉呢。”
 
“那不行,学生上操有影响是一方面,关键是麦草堆在操场里不安全,必须今天下午拉走。如果你们真的没有劳力拉运,我们可以帮你们拉麦草。”我不晓得自己是哪来的勇气,承揽了拉运麦草的重任。
 
“哎呀呀,这个碎老师真是个好人啊,你能帮我们,还有啥拖磨的。水仙哎,赶紧套好架子车,有老师帮咱拉麦草呢!”老女人一边嚷嚷着一边忙着找绳索,绞棒啥的。
 
老王拽了拽我的衣角,示意我们出去。等出了大门,老王直报怨我:“你咋想的么,咱们是来通知他们拉走麦草,不是帮他们拉麦草。”
 
“我不是看人家有困难么,再说了,下午闲着也是闲着。”
 
“可是那一摞麦草少说也要两千斤呢,够你拉一阵子的。”
 
“不怕,咱身体健康,有的是力气。”
 
“我看你小子醉翁之意不在酒吧,是不是瞅上人家那姑娘了?不过那小姑娘长得真够水灵的,能瞅成个媳妇还真是个好事哎!”
 
“老王,别胡说啊,咱是为了赶紧把操场腾干净啊!”
 
“行行,不管你是为了啥,事情是你揽承哈的,你就好好帮人家拉麦草吧。”
 
我们刚走到操场,那老女人和叫水仙的女子拉着架子车也赶到了操场。老王狡黠地朝我挤了挤眼:“小刘啊,好好帮大娘拉麦草啊,我回学校处理一点事情。”鬼晓得他处理啥事情去了。我只好扎好架势,帮着人家拉麦草了。
 

上一篇:聚星注册登录:他还会飞回来吗?
下一篇:没有了

你还会喜欢:

聚星平台注册 珍惜吧!没有人会一直等你。
聚星平台注册 珍惜吧!没有人会一直等你

聚星注册开户:老公要去上班了。
聚星注册开户:老公要去上班了

聚星官网_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最适度的风,你。
聚星官网_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最适度的风,你

聚星注册申请:女孩:“我怀孕了。
聚星注册申请:女孩:“我怀孕了

姑娘,你要嫁给肯陪你的人。
姑娘,你要嫁给肯陪你的人

像我这样的人……。
像我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