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失利,心有定向

  回到家,翻出那些用橡皮筋扎好的一叠叠的信,小睿一封一封看着,仿佛回到当年的岁月。正如于斌所说,这是一些随时可以公开的“情书”。
 
  那些随时可以公开的情书夏天的那个早上,小睿去学校看分数,心有些忐忑,却还是满怀希望的。觉得肯定能遇见她,就把一件前天洗好的白衬衣,认真穿上了。
 
  高考的结果却让小睿如雷轰顶。班主任老师遗憾地看着他,摇头。走出办公室,一抬头,她在一棵树下看着他,眼神有淡淡的同情。
 
  回到家,母亲迎出来,小睿一头扎进自己的屋子,泪流满面。他觉得对不住母亲。父亲去世得早,这么多年,小睿与母亲相依为命,他是母亲的期待和骄傲。高中三年,小睿当了三年班长,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命运怎么在关键时候,跟他开起玩笑呢?
 
  小睿是在一周后走出家门的。说不清什么心理,他去了班主任老师家里。班主任抚着他的肩,安慰,不要紧,复读一年,来年再考。她脚步轻盈地为小睿倒水,仰着脸笑,像一朵芬芳的白玉兰。她肯定地说,来年你一定能考上更好的大学。
 
  郁闷的心,一下子舒展了许多。
 
  她叫文君,是小睿的同班同学,也是班主任老师的女儿。那一年,她被武汉一所大学录取。
 

 
  在班主任家里吃过午饭后告辞,她说去送送小睿。俩人并肩走在一条小路上。小睿表面平静,心里却像揣着一只小兔,甚至能闻到她头发上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要分手了,小睿忽然说,去海边走走吧。海边就在不远处。文君犹豫一下,点点头。
 
  那天的海水并不平静,不时有浪花激到岸上。文君小心走在礁石上,躲避着浪花。忽然,脚一崴,一个踉跄要跌倒,小睿赶紧去扶。她倒在了小睿的怀里。一股血液“蹭”一下涌上小睿的头,心也在一瞬间要跳出胸膛,鬼使神差地在文君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文君全身一惊,小睿也在诧异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她挣扎着推开小睿,脚下却不稳,好容易站稳了,小睿也松开了手。两个人红着脸呆立着,小睿等待着她的裁判。她喘息一会儿,用手缕了缕头发,垂了眼睛,说,走吧。
 
他与她青梅竹马,由于搬家,他与她失去了联系。
 
  他为了寻找她,花巨资生产出一种特殊的香水,香水的味道就是当年她身上的味道,他将香水免费发放到全国各地……
 
  17年了,他的香水还能“寻找”到失散的她吗?
 
  栀子花香,有个盲男孩泪流满面那时年少,你爱谈天,我爱笑
 
  刘洋小时候,他的父亲刘兴东在四川绵阳松垭镇西边承包了几百亩土地种植栀子花。他常常跟在父亲后面,识别栀子花的品种,感受花香和花色。
 
  初夏的季节,满园的栀子飘香,苏小白的父亲苏丹就开着卡车来把这些刚摘下来的栀子花送到北川的凉茶厂。苏丹是北川县曲山镇人,北川凉茶厂的卡车司机。每次来的时候,都带着苏小白。
 
  刘洋与苏小白就这样相识了。两个小伙伴徜徉在栀子园里叽叽喳喳地捉蝴蝶、网小雀儿……
 
  1986年春天,苏丹辞去了工作,来到栀子园旁边驻扎下来,自己开了一家凉茶厂,利用刘兴东种植的栀子花窨制凉茶,既富了自己,又带动了刘兴东的产业发展,两家人亲得如同一家。刘洋和苏小白,就像一对亲兄妹,每天放学以后,他俩就在一起掐弄栀子花,追逐小鸟,在原野里疯跑。
 
  然而,不幸降临了。栀子园的东边有一棵银杏树,树杈上有一个斑鸠窝。1987年5月的一天,一只小斑鸠掉下树来。刘洋决定爬上树去把小斑鸠放回窝里。刘洋本来是个爬树的高手,但那天下过一场雨,刘洋穿着一双胶底鞋,刚把小斑鸠放回窝,苏小白就在树下拍手欢呼,刘洋看她的时候,一不小心脚下一滑,刘洋重重地摔了下来,面朝下,栀子树的枝丫刺进了他的一双眼睛,刘洋的双目失明了。
 
  此后,苏小白开始背着书包独自一人去上学。刘洋的孤独让苏小白十分伤心,在天气晴朗的时候,她会带他到栀子园里散心。在苏小白的指引下,他低头嗅着花香,触摸着花叶,“这应该是雀舌栀子,这是小叶栀子,这是水栀子,这是黄栀子……雀舌栀子的香是香气扑鼻,小叶栀子的香是淡雅平和,而黄栀子是清香缕缕,沁人心脾……”
 

上一篇:聚星注册会员网址:只剩下一个人的初恋
下一篇:聚星在线会员注册开户:那些纯粹的青葱岁月,从

你还会喜欢:

像我这样的人……。
像我这样的人……

姑娘,你要嫁给肯陪你的人。
姑娘,你要嫁给肯陪你的人

聚星平台注册 珍惜吧!没有人会一直等你。
聚星平台注册 珍惜吧!没有人会一直等你

聚星注册申请:女孩:“我怀孕了。
聚星注册申请:女孩:“我怀孕了

聚星注册开户:老公要去上班了。
聚星注册开户:老公要去上班了

聚星官网_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最适度的风,你。
聚星官网_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最适度的风,你